服务热线:021-65078056 E-mail:info@snmandarin.com
扫描二维码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最新案例  > 新闻动态

老外学汉语十大趣闻
来源:南北中文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1-09      

如今,随着中国综合国力与国际影响力的明显提升,越来越多的外国朋友看到了学习汉语的实际意义,并欣然加入这个新兴的队伍中。可要学好一门第二外语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尤其是当目标语和母语相差很大的时候。一些外国朋友由于学习汉语时间不长,发音和句法频频出错不说,还总借助自己的母语思维来“新造”汉语,而忽视汉语字词结构间的复杂多义,对其中的深层文化意蕴更是不甚了了,经常闹出大笑话。
从长期以来流行的趣闻来看,有这么十句堪称经典,令人捧腹——

一、亲爱的姑妈
在汉语中,“娘”与“妈”一样,都是指母亲。有一初到中国学汉语的英国留学生,在校园看上了一位漂亮的中国女生。于是他给她写求爱信,但一时忘“娘”怎么写了,便自作聪明,以“妈”代“娘”——“亲爱的姑妈······”
二、含笑九泉
上汉语课时,老师想了解一下近期外国留学生的汉语学习效果,便问:“你们能说出一句成语,来形容一个人很开心很高兴的样子吗?”台下很快出现了“开怀大笑”“兴高采烈”“手舞足蹈”等答案。老师接着又说,“这个成语里建议含有数字,比如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”有一位留学生反应很快——“含笑九泉”。
三、哪里哪里
“哪里”连起说就是自谦,这是一般中国人都知道的,也常用,但初通汉语的麦克不理解。一次麦克参加一对年轻华侨的婚礼,他很有礼貌地赞美新娘漂亮。一旁的新郎立即代表新娘表示感谢,“哪里哪里”。麦克觉得挺不好意思的,以为未说到地方,便用生硬的中国话再说——“头发、眉毛、眼睛、耳朵、鼻子、嘴都很漂亮!”
四、你我都不是东西
一位自称为汉语专家的美国教授,向他的学生讲授中文课,在谈到准确理解“东西”的词义时,他作如下的表述:汉语中,“东西”并不仅仅表示方向,更多的时候指的是物品,如桌椅、电视机、眼镜,都可以称为东西,但如果是有生命的动物就不能这样表示——比如,你我都不是东西!”
五、胜败都是中国人赢
中国女排和美国女排小组赛上相遇,赛后中国报纸上出现了“中国队大胜美国队”的标题。过了几天,决赛里中国和美国队又碰头,争夺第一,中国报纸的标题换成了“中国队大败美国队”。一位名叫Christr的美国留学生看了报纸后很高兴,认为美国队赢了,在中国同学中称赞自己的队,结果弄出了大笑话。据说,直到毕业离开中国,Christr见谁都愤愤不平地称,中国人太奇怪了,胜败都是中国人赢,那还比赛什么呢?
六、中国人民很行
有一位当年支援中国现代化建设的前苏联专家,在中国时学过一点汉语。近期到中国来游玩,他在街上逛了一圈后,对陪同人员说:“在社会主义,总有一个爱吹牛的通病。你看这满街都写着‘中国人民很行’‘中国建设很行’‘中国农业很行’。中国建设是很不错,但也没有必要满街写吧!”。陪同人员顺着其指示方向望去,原来是“中国人民银行”“中国建设银行”“中国农业银行”……
七、方便的时候不能来
一次,几位中国同学邀请刚来华学汉语的外国男生吃饭,席间,一名中国同学出去“方便一下”。外国学生不解其意,大家告知这是去厕所排泄,他记住了。有天,一个朋友表示希望在他方便的时候拜访他,这位留学生立即摆手,“你什么时候都可以来,但就是我方便的时候不能来。”
八、红烧屁股
四声真可谓洋人的天敌,一位初到北京的英国留学生踏进饭馆开口就将包子说成为“报纸”,想吃饺子,冲口而出的却是“轿子”,听得服务员如坠云雾之中。他居然要求“红烧屁股”,并声称这是他特别喜爱的一道中国名菜。服务员的脸色不悦甚至恼怒起来,洋学生急忙将菜单指给她看,这才明白原来他是想吃“红烧排骨”。
九、这是我的女狗
猫和狗乃是西方大为流行的宠物,我们中文里用“雌性”或“雄性”来形容动物性别,而英文中无论形容人或动物都可通用male(男性)或female(女性)。有天下午,街上有一位小姐牵着她的爱犬得意地向我介绍:“这是我的女狗。”
十、魏什么
严谨的德国友人魏中刚,娶了中国太太。某日遇见一位老人,两人寒暄起来。老人问:“您贵姓?” 他说:“我姓魏。”老人又问:“魏什么?” 他疑惑道:“为什么?姓魏也要为什么?”
这些虽是趣闻,却也给汉语教学带来一些有益启示,如何使外国学生在牢固掌握汉语基础知识的同时,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理解汉语母语者的语言使用习惯,有效增加语言学习中自然习得成分的比重,做到“知其然”而又“知其所以然”?或许还需要教学理论的探索创新与教学方法的进一步优化,切不可将其简单归结为语言本身缺乏规律性。
令人感到欣慰的是,同样有很多外国朋友只学了短短几个月时间的汉语,便可以与中国人较为顺畅地日常交流。对于这种看似反常的现象,我想借用一个故事来阐释其中的部分原因:巴洛克艺术表演团体定期招收一批小孩子,他们经过培训后去表演巴赫的康塔塔清唱剧。有个听众惊讶于听到胖嘟嘟的小孩子们可以演唱得近乎完美,而所用的乐曲都是要求极为严格的作品。他问合唱团指挥,“这些孩子们怎么能够演唱出如此高难度的音乐呢?”“嘘!小点声!”乐团指挥说道,“如果你不告诉他们有多难,那他们就永远也不知道。”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nanbeizhongwen.com/


n/plGP1TPxnLeeEnarReicJXYoUDU1T05kw0KEpg1Q99sPNjljWoMeMJh9o5hIAuJHyDicb4f5esbC8EfN5zApW7lchXs53FDG3naElOOQhnGd0A8++mwv612/XkxIZD